替洋人作翻译

范新秋

 

今天,与印度、印尼、菲律宾、俄罗斯、葡萄牙等国服务生交流,非常有趣。后来,又与一位乌克兰姑娘交谈甚欢。

这是别必银在《船游日韩记》里的一则日记片断。日记时间是2016924日。那一天,意大利邮轮——天海邮轮(sky sea cruise line)带着2000名游客,去韩国釜山与日本福冈旅游观光。世界各地的游客,齐聚“天海”,各国叽哩哇啦的语言,令别必银兴奋不已。他既懂英语,又懂俄语,交流起来,十分方便,仿佛在与家人交谈。

有了语言的沟通,别必银和游客们唱歌、跳舞、讲故事、说笑话,如鱼得水。轮到在福冈早餐时,却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要不是别必银翻译解围得快,恐怕要闹出人命!

事情很简单:船上两位老人在争抢着什么,摆开了对斗的驾式,准备挥拳。别必银听懂了他们争吵的原因,仅为一支香蕉。他立即向服务生顺道:“Banana is needed!(拿香蕉来!)服务生听后,立即搬来一大堆香蕉,放在供应台上,并连连向别银道谢,“别,你好样的,谢谢你!”

早在1965年夏天,在武汉外国语学院读书时,别必银就用俄语,与两位俄国老太太对话。那时,每逢周末,别必银都要到华中师范大学、武汉大学与高中同学聚会。这一天,他去华师桂子山东麓的盘山路上,看见两位外国老太太在前边款款而行,胳膊肘上挂着小收音机。他很好奇,决心赶上前去,一睹洋人风彩。

突然,一辆载货汽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吓得两位老太太尖叫起来。别必银大声用俄语喊起来,“好大危险呀!”“食巴稀巴!”两位老太太异口同声,用俄语回答:“谢谢!”

这是别必银第一次用外语与外国人说话。他说,他这次直接与外国人说话,有点卖弄,而心里美滋滋的。同时,也为他今后替洋人作翻译,树立了信心和勇气。

1989年秋季开学了。仙桃中学请来一位澳大利亚女教师,名叫玛丽亚。为了向这位洋教师表示表示,学校在城区一家餐馆宴请玛丽亚。作陪的有教育局长程永华、学校校长和学校外语学科教师。作为临时翻译的别必银,自然也在邀请之列。

宾主入席后,一道一道热气腾腾的菜上桌了。玛丽亚眼见这么丰盛的宴席,心怀感激,不住地“三克友”。出于礼节,每道菜上来后,她都“篙浆不动。”她不是不会用筷子,而是拘紧怕主人说她不懂礼节。客人不拈菜,主人便用公筷送到她盘子里。期间,别必银不失时机地用英语介绍中国餐桌礼仪,用餐注意事项,比如不在盘子里翻菜,如何使用公筷,敬酒如何举杯等等,玛丽亚听了,对中国的餐桌文化赞不绝口。此时,局长程永华夹上一块粉蒸肉送上去,玛丽亚吃了,连声说:“Delicious!(味道好极了!)

我们都知道,德国法兰克福的动物权益保护者们,曾在零下20多度的冬天,冒着严寒,裸体行进在街头,她们全身的穿着只有一顶圣诞老人的帽子。通过交谈,玛丽亚就是这样一位动物权益保护者,在宴席上吃活鱼时,玛丽亚就充分展示出她保护动物的观念。

校长起立为大家敬酒,玛丽亚也站起来。又一道菜上来了。服务员介绍,这是一道“活鱼生吃”,属“清宫秘菜”,各位吃完活鱼肉,它的嘴巴还会一张一张,连猫看了也害怕呢。

大家兴趣盎然,纷纷举箸,并隆重邀请玛丽亚尝鲜。哪知玛丽亚神色凝重,不住地叽哩呱啦。幸亏别必银及时翻译,不然,宴席就会不欢而散。

别必银流畅地译道:“玛丽亚是澳大利亚动物权益保护者。也主张人类要保护动物,怎么能这样残忍地对待动物呢?中国是个文明的国度,在坐都是有素质的中国公民,更应该懂得保护动物。她对我们的活鱼生吃很不理解,并提出抗议!”

同时,别必银也婉转地告诉玛丽亚,中澳之间文化的差异,也反映在餐桌上。世界各国吃鱼方式不同,但我们愿意接受玛丽亚的意见,学习她保护动物精神。这样,一场“吃鱼风波”就此平息。

据《沔阳县志》记载:“沔阳中学位于仙桃镇建设街两端,1949年秋初创,初认原天主堂作校舍。”天主堂本是新中国建国前所建,时距遥远,谁所建造,亦无稽考。哪知,上世纪八十年代,却有美国人前来索赔,说是他父亲建造了天主堂,要求中国予以赔偿建造费。

这是怎么回事?时任翻译的别必银就亲历了全过程。

1986年夏。一天,一个美国观光团来到仙桃,并特意将车开到仙桃中学。仙桃中学就是原沔阳中学。这6人团中,其中一位中年男子带有特殊使命,他到仙桃中学来,是完成他父亲嘱托的任务:到中国仙桃索赔。他父亲过去是传教士,在仙桃修建了一座教堂和一栋宿舍。当时约花去80万美金。新中国成立前夕,他父亲被迫离开中国回到美国,以后一直没能重返仙桃,看一眼他亲自修建的教堂就去世了。临终前,父亲嘱咐儿子,一定到中国仙桃,能否向中国政府索回一定的补偿金。当时,教堂已作学校党支部办公楼,宿舍楼早就拆除。

在场的教育局领导饶书俭与学校校长孙克俭听完别必银的翻译,轻蔑地笑了。饶书俭笑罢,说:“好吧,给他,叫他把那些烂砖破瓦搬到美国去!”

观光团那们中年男子听了,苦笑一声,拍了几张“支部楼”照片,登车离去。

1992年夏天,在仙桃市棉纺厂片梭机厂,为德国专家当翻译,是别必银很难忘也值得庆幸的事。一个月翻译工作下来,片梭机调试成功,顺利开始织布。时任荆州地委书记来厂视察,亲切慰问别必银,“你辛苦了,劳苦功高。”

 

别必银,1946年出生,1968年毕业于武汉外语专科学校英语专业,1970年至今从事仙桃中学英语教学工作,英语高级教师,仙桃市高中段英语学科带头人。中国翻译协会湖北分会会员,湖北省政协委员,仙桃市政协常委,中国民主同盟湖北省委员会常委,民盟仙桃总支主任委员。出版著作有《教坛回眸》《绿叶葱葱》等及散文、诗词若干。

pdf放大链接1 (如果pdf文件不能正常显示,请点击此处备用链接,或使用360极速模式、谷歌、Edge等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