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之龙二战贺衷寒(外一篇)

王克松

 

(一)

黄埔学生军第一次东征胜利后,孙文主义学会(蒋介石暗中支持的右派学生组织,简称孙文学会)负责人贺衷寒为了扩大黄埔右派势力的影响,抢在李之龙等领导的“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共产党领导的左派学生组织,简称青军会)之前,在梅县召开军民联欢大会,结果与会者寥寥无几,会议流产。贺衷寒(先为青军会成员,后叛离去孙文学会)认为是青军会和共产党在从中破坏,总想报复李之龙。

过了几天,青军会在梅县举行军民联欢大会,到会者数千人。蒋先云任大会主席,李之龙作主要演说。他的演说慷慨激昂,鼓舞人心,博得了一阵又一阵的热烈掌声。贺衷寒见状,立即和缪斌等一伙跳到台上,强行推开了李之龙。贺衷寒接着发表演说。

青军会成员见李之龙被推下了台,哪里肯服气,他们一边高喊:“不许贺衷寒胡说”,一边组织骨干十余人冲上台。李之龙也再次上台,他朝贺衷寒吼叫道:“你胡说,滚下台去!”贺衷寒见奇袭得手的讲台又要易主,恼羞成怒,朝着李之龙脸上猛击一拳。李之龙岂甘示弱,也憋足劲还了一拳,两人于是扭打在一起,会场顿时大乱。这时几个工人冲上台来,帮李之龙制服了贺衷寒,也把他推到台下。缪斌等孙文学会的人急了,纷纷掏出手枪;青军会的人也举起枪来,互相逼视着,气氛十分紧张。

梅县党部有几个人壮着胆,边打哈哈边走上台,劝说调解,把两派首领劝走,同时急报蒋介石。

蒋介石十分恼火,立即令人将贺衷寒、李之龙二人带了进来。蒋介石大骂一通后,贺衷寒恶人先告状说道:“李之龙以政治部和青军会的名义,不让我们孙文学会在联欢会上发言,剥夺我们宣传三民主义的权利!”

蒋介石呵斥李之龙道:“岂有此理!为什么不让他们宣传三民主义,继承总理遗志,你们青军会也有责任嘛!”

李之龙据理反驳道:“贺衷寒在会上胡说什么联俄必亡国,联共必亡党,扶助农工会造成天下大乱。他还说这些话是校长您说的。民众听了质问他,校长如果真像他们讲的,岂不成了新军伐?我们不相信校长您会这样讲,所以才和他们打起来。”

蒋介石骨子里虽然恨共产党,但在公开场却合唱着革命高调,他未料到他暗中向右派学生首领讲的话,竟然被贺衷寒在军民联欢大会上抖了出来,不禁勃然大怒,指着贺的鼻子骂道:“娘希屁,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你不是当众诋毁本校长的名声,往我脸上抹黑吗?”接着又问李之龙:“你刚才说他污蔑本校长的话,有没有证人?”

李之龙大声说道:“校长不信,可问梅县党部的人,他们也来了。”

梅县党部的人如实作了回报。

蒋介石此时羽毛未丰满,不敢公开反共,于是当众处理:贺衷寒寻衅闹事,破坏国共合作,予以撤职查办;李之龙当众斗殴,影响黄埔声誉,调回黄埔军校工作。

蒋介石这样处理还算公允,李之龙赢了。不久,青军会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李之龙被一致推选为中央常务委员,即主任委员,主持青军会全面工作。

 

(二)

1925年10月,黄埔军发起第二次东征陈炯明战役。出发前,广州各界在广东大学操场举行誓师大会,青军会和孙文学会都应邀参加了。李之龙在会上发表演说,也同上次在梅县一样,正讲到兴头时,贺衷寒抢台。此次李之龙早有准备,一个手势,在台子周围的青军会成员一拥而上,把贺衷寒的人拦在外面。按说贺衷寒上次吃了亏应有所收敛,可他倚仗着国民党右派、广州市公安局长吴铁成等人的撑腰,有恃无恐,率领孙文学会数十人冲了过来,和青军会的人扭打在一起。到会的几万人眼睁睁地看着黄埔两派学生打架,会议无法进行。

此次双方虽然都没有使用武器,但会场上的桌椅板凳都成了武斗工具,且双方投入的人数都比上次多,持续时间长。打架结束时,双方参斗人员个个鼻青脸肿,住院治疗者在百人以上。孙文学会伤者多于青军会,虽然贺衷寒向蒋介石哭诉,要求惩处李之龙、陈赓等,可蒋介石此时要依靠共产党替他东征,只下了一道含糊的命令:

各军、中央军校官士:

作战期间,务以精诚团结为要,凡各团体与个人以私争妨害作战者,皆以军法论处。

这一纸无具体所指的命令并未息事宁人,两派学生在东征时有仗就打仗,无仗打时就打架,且每次打架都是青军会赢,蒋介石训斥贺衷寒道:“一群饭桶,文也斗不过,武也打不嬴,怎么能人都跑到共产党那边去了?”

 

戏谑胡宗南

李之龙在黄埔创办的“血花剧社”,因紧密配合革命,时代气息浓郁,且形式新颖,生动活泼,风靡广州,深受各界人士的喜爱,来黄埔邀请去演出的络绎不绝。右派学生十分觊觎,其中胡宗南更是垂涎,他要求李之龙批准入社,并说他当小学教员时就演过戏,并且演过主角,李之龙于是吸纳了他。不几天,李之龙很快识破此人,形“左”实右,于是安排他跑龙套,演一般群众角色。胡不满意,要演主角,李之龙当众戏谑道:“你等着,等长到武二郎那样高了再说吧!”(胡宗南个子矮,脸面也不漂亮)胡见不批准,又央求李之龙:“那我编剧总可以吧?”

胡宗南于是编剧,但总编不好。一次,李之龙见他的一个剧本没有思想性,主题不明,逻辑混乱,就笑着问他:

“寿山(胡宗南又名)兄,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戏是什么主题?”

胡宗南道:“革命青年同反动的北洋军官的斗争嘛。”

“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弄懂革命后再修改吧!”

胡宗南不悦道:“你们照着排演就行了,不能改。”说罢气鼓鼓地走了。

李之龙毫不犹豫地把搞子退给了他。胡宗南见争演主角无望,写的剧本又被退了回来,认为是李之龙有意排挤,从此再不热心血花剧社的活动了。

第一次东征后,李之龙编了个独幕话剧《革命军来了》。剧本素材来源于东征中的一次遭遇,主题是揭露军阀阴险狡诈的反动本质。一天,胡宗南得知该剧正在排演,趾高气扬地闯进排练场。这时的胡宗南只不过是小小副连长,才由少尉提升中尉。他官不大,可气派不小。身上斜背着手枪,身后紧跟着个卫兵,大大咧咧地打着官腔问道:“是谁叫你们排这个戏的?”

演员们都是左派学生,哪把个小小副连长放在眼里,纷纷抢白道:“胡副连长真是狗捉老鼠多管闲事!”“政治部让我们排演的,你管得着吗?”

胡宗南狐假虎威,厉声说道:“蒋校长要我告诉你们,这个戏不经校长审查,不准公演!”说罢扬长而去。

李之龙将信将疑,一时没了主意,于是向周恩来作了回报。周恩来笑着说道:“胡宗南是蒋介石的得意门生,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李之龙一下子恍然大悟:“他是想要我们去求他,请他去求蒋介石审查批准,然后他好争演这个戏的主角。我们何不自己去礼请蒋介石,这样歌颂东征的戏,蒋校长有什么理由不批准呢!”

这个戏很快排好。彩排那天,周恩来、李之龙请蒋介石看彩排,也通知了胡宗南。演出时,周恩来有时作点解说,蒋频频点头,连说:“李之龙演得好,演得好!”

胡宗南好不尴尬。

pdf放大链接1 (如果pdf文件不能正常显示,请点击此处备用链接,或使用360极速模式、谷歌、Edge等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