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在沔阳所犯罪行录

王克松

 

1938年10月,日军侵占新堤(当时新堤属沔阳)。11月21日,日军出动飞机20架,在沔城、通海口和峰口狂轰滥炸,炸毁房屋500余栋,死伤居民600余人。23日,日军又出动飞机10架,轮番轰炸沔城,投弹220余枚,并用机枪扫射行人,烟火弥漫,尸横遍地,共炸死平民百姓390余人,烧死60余人,伤者难计其数,炸毁房屋400余栋;同时出动飞机3架轰炸沙湖,炸毁房屋80余栋,炸死190余人,伤30余人。

1939年4月7日,日军出动飞机6架再次轰炸沙湖,毁房屋20余栋,炸死炸伤30余人。10月上旬,日军300余人入侵仙桃,烧毁民房160余栋。月底,300多名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从武汉乘30多艘气艇溯江而上,迅速攻占了仙桃。进仙桃的当日,大肆烧杀抢掠,见年轻姑娘就强奸,在大街上轮奸妇女十余人,用剌刀杀死居民肖桂生、郭又坤等20余人。如闯入民宅,未见年轻妇女,就将堂屋的中柱锯断,家具砸毁,或纵火烧房。入夜,镇上火光冲天,直烧到第二天中午。据1982年回顾性调查,全镇拆除、烧毁民房1149栋,数千居民无家可归,外出避难。日军占领仙桃后,强奸民女之事每天都有发生。在“鸡子号(汉奸)”的引领下,鬼子每天晚上就闯入有年轻姑娘的家庭。有天晚上,七名鬼子在油榨湾闯入一××姓家里,遭到一妇女的反抗,鬼子于是将睡在床上不满三岁的小孩抓起来,用刺刀指着小孩的头,那名妇女只得屈从,被七名鬼子当着其公婆的面轮奸。以致年轻妇女都身穿老人服装,脸上用锅底灰抹黑,蓬头垢面,不敢出门。在仙桃镇上及周边,日军设有岗哨,没有良民证不得过岗,过岗者必须向鬼子行礼,稍有不慎,轻则打嘴巴,重则拉到襄河边矶头上杀死。一天,鬼子在杜家湖机场抓了两个外地过往青年,以他们向机场窥视为由,将二人押到矶头上,先令二人互相打嘴巴,二人系兄弟俩,不肯打,鬼子以枪杀相逼,二人只得忍痛动手,鬼子说打得不响,要他们用力,二人拒不从命,被鬼子用刀割其喉咙,血溅一米多高,惨不忍睹。鬼子经常在矶头上杀人,先砍头,再分尸后抛入襄河,鬼子称为“剃头加洗澡”。每到晚上,岗哨附近尤其是襄河堤上堤下(码头除外)居民不得行走,发现有人,鬼子就开枪射杀。同年12月10日,侵占仙桃的日军5000余人,南犯新里仁口、张家沟、白庙、峰口,沿途烧杀掳掠,烧毁房屋,杀死杀伤居民难计其数。

1940年4月,日军在杜家湖修建飞机场,清水湾、杜柳、肖家台三村湾69户农民房屋被拆,大片耕地被占。9月18日,鬼子进犯彭家场,烧毁民房40余栋,杀死平民10多人。月底又进犯彭场镇之挖沟村,烧毁民房20余栋,一老人房子被烧后大骂鬼子不得好死,几名鬼子用刺刀连捅老人十多刀,当场惨死,躲在附近的老人的女儿见状,不顾一切扑向老人,抚尸大哭,鬼子见是花姑娘,将她从地上拉起,撕掉其上衣调戏,姑娘年仅四岁的儿子吓得哭了起来,惨无人道的鬼子又将母子二人杀死,几个鬼子并用刺刀将小孩的尸体举起,在场的老百姓闭上眼睛,不忍看其惨状。半月后,又进犯彭家场之颜家台、余积湖、许家湾等村,烧毁民房200多家,火光冲天,浓烟蔽日,持续10多小时。村民周和尚、张太平等八人冲进屋中抢自己的衣物,被鬼子当场杀死。10月20日,日军又出动飞机25架狂炸沙湖,炸毁房屋100多栋,死伤居民80余人。同年,驻仙桃日军几次在鄢湾、柳集、河坝、江家台等八个村子纵火烧房数十余栋。一次在赵家台架炮轰炸黄林后,入村逼奸妇女,赶得妇女四处躲藏,鬼子将躲在高粱、黄豆地里的妇女捉住后,就在路上轮奸,有几名妇女躲在天主堂里被搜出,英国神甫出面交涉未果,几名妇女仍然惨遭蹂躏。年底,鬼子又在彭家场街上纵火,上起余复兴大房,下至彭才记商店,一条街120多家店铺化为灰烬。

1941年农历大年初一,柳集村农民胡瑞廷、胡东海、胡伯廷、胡石头祖孙三代去垸中上坟,另有两个农民(龙环字、文梅生)一人在薅草,一人在放牛,一队鬼子兵从此路过,怀疑他们拉断了电话线,将六人拉到树林里欲刺杀,村长闻讯赶来求情,说明他们都是良民,没有拉电话线,鬼子不听,用刺刀将六人戳死,扬长而去。2月15日,日军在北口衬杀死14岁儿童黄兴山和80多岁的老人王应民,在葫芦坝用钢刀逼奸幼女赵××,致赵投河而死,其父母,外祖母及亲友4人前往救护,全被杀害,尸体被焚烧。不久,日野坂部全丸占领沔城,当天即挨家逐户抓鸡捡蛋,牵牛赶猪,奸掳烧杀,无恶不作。同年秋,一群赤身裸体,每人只系了一块遮羞布的鬼子,闯入仙北鹿林口、杜公河等地寻找花姑娘,吓得妇女们四处逃奔,被抓住的都惨遭毒手。

1942年4月至5月,日军进犯葫芦坝时,在沙嘴、刘口、金抬、王家口一带拆毁民房60余栋,火烧近30栋,杀死农民杨菊香父子十多人。同年冬,日军在全县搜捕新四军游击支队长王怀之,因王怀之一只眼睛己瞎,鬼子将全县数百名“一只虎”锁拿至仙桃日化区,任意蹂躏,将何坝村农民肖长根、张大魁、胡家庆殴打后用雪活埋。将新四军家属胡冬芝、杨嫂(二人均为油榨湾人)衣服剥光,用刺刀割去乳房后杀死。胡冬芝怀孕在身,被捅了十八刀。同月,日军占领下查埠,常在附近乡村奸掳烧杀,那年除夕之夜,日寇窜到姚潭,纵火烧了几家民房后,将三名老百姓抓到下查埠日化区,绑在树上,在天亮“出行”时,由一群鬼子射击,带替鞭炮。血流满地,惨不忍睹。

1943年春,日军在观阵岭将居民涂××一家五口全部杀死。同年秋,日军驻沙湖警备队集合“民众义勇队”训话,突然用机枪扫射,打死50余人,渡河逃命溺死者20余人。

日军在沔阳所犯罪行,难以尽述。“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这是中华民族永久的伤痛,今天面对日军国主义复活的迹象,每个中国人都不可掉以轻心。

 

pdf放大链接1 (如果pdf文件不能正常显示,请点击此处备用链接,或使用360极速模式、谷歌、Edge等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