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锡珪:美国总统眼中的英雄

 

一九二六年,哥伦比亚大学硕士研究生曾锡珪离开美国回国,顺道到法国考察人文历史。说是考察,其实是公费旅游,无事可做,便在巴黎街头闲逛。刚好陈毅在那儿勤工俭学,猛然间听到母语,倍感亲切,盘子都不洗了,带他到学生宿舍拉家常。格老子!一见如故啊!两人彻夜倾谈,相约“苟富贵,勿相忘”。

这样的约定通常是空头支票,算不得数的,说说而已,都没往心里去。想不到十三年后,这张支票居然兑现了。

三九年六月,陈毅率新四军“江抗”部队东进,国军铁桶一般合围,不仅仅是搞摩擦,是打算一口吞掉。眼看“皖南事变”就要提前上演,陈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作战室里转圈圈,汗衫湿透了,领口拉乱了,儒将风度荡然无存。还好,转到第一百零八圈的时候,有人叫了暂停。来人告诉他,守在长江边上的敌人名叫曾锡珪。

不会这么巧吧?陈毅欣喜若狂,眼前一片光明,立即写了封密信过去,希望曾老兄念及昔日的交情,睁一眼闭一眼,给新四军让条小道。曾老兄果然是条好汉:“睁一眼闭一眼,还算老朋友吗?”不仅敞开大道,还赠送了二十挺机枪,五万发子弹。陈毅本来是死马当做活马医,想不到人家这么给面子。他紧握住曾锡珪的手,久久不放,动情地说:“缘分哪大哥!”

这边送了个大人情,那边不依不饶了。老蒋一纸调令,将曾锡珪调到重庆,降职使用,在外事局当了个小小的处长。

曾锡珪是抗日名将,早在淞沪战争时,他的军事才能就显露出来了,受到张治中将军的赏识,曾多次向老蒋推荐。连云港保卫战更是他的杰作。他率领三个旅,与数倍于己的日军浴血奋战,打退敌人几十次猖狂进攻,寸土未失,有力地保证了“临沂战役”、“台儿庄会战”的胜利。这样的战绩,比起林彪的“平型关大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信你到连云港万寿山旅旅游,那儿有好几块纪念曾锡珪的石碑呢!

重庆是战时首都,处长只是个芝麻绿豆官,掉一块砖下来,砸错了都是个处长。搞不懂曾锡珪究竟有何神通,尽管毫不起眼地隐藏在处长堆里,还是被美国人发现了。四零年,美国驻华军事代表团指定曾锡珪为首席联络官。印缅战争中,又让他担任联军参谋长,随史迪威将军征战丛林。史迪威是一位相当自负的美国人,因为瞧不起老蒋,就把所有中国人都不放在眼里了,拿曾锡珪当翻译官用。是金子迟早要发光,曾参谋长的水平不经意地表现出来,令史迪威刮目相看,后来简直把他当诸葛亮使了。抗战胜利后,《纽约世界电讯报》和《纽约太阳报》争相报道曾锡珪的事迹。可能形象拔得太高,舆论的声音过大,美国总统没法假装听不见,就匀了一枚“美国军团功勋勋章”出来,委托国会颁发给这位杰出的中国人。

颁奖仪式非常隆重,曾锡珪在重庆受到英雄般的礼遇。胜利大厦前人山人海,曾锡珪从总统特使手中接过闪闪发光的勋章,向人群招手致意,比奥运冠军还风光。“功勋荣誉状”上是这样写的:“曾将军以他的才智胆识和不懈的努力,增进了中美两国间的相互了解,以他的真知灼见和无限忠诚履行共同作战方针,对这场正义战争有着非凡的功绩。”

正所谓墙内开花墙外香,外面热热闹闹,自家屋里却冷冷清清。老蒋用人有个原则:“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你曾锡珪再有能耐又怎么样?不是我老蒋的人,一概不用。四五年初,老蒋要组织部写了个拟任通知,公示天下,升曾锡珪为中将,担任驻美大使馆武官。但私下有个条件,必须加入军统,向戴笠宣誓效忠。曾锡珪最恨特务了,哪能自个儿往茅坑里跳呢?打死也不干。老蒋热脸挨了个冷屁股,大骂“娘希匹”,下了一道手令:“凡是国民政府的军队,今后都不得任用曾锡珪。”

老蒋只用了一个“凡是”,就断送了抗日功臣的锦绣前程,曾锡珪从此离开官场,过上了变相的软禁生活。周恩来、陈毅曾派曾山秘密约见,想送他到解放区去,因种种原因泡了汤。按照惯例,垮台干部应该读几天党校充充电的,可曾锡珪不愿意,读党校跟混日子没两样,要读就读军校。这个要求不过分,魏德迈将军保荐他到美国参谋大学进修了一年。本来就学识渊博,这会儿更是如虎添翼,可惜派不上用场。领导不喜欢,学再多又有何用?

四六年夏天,曾锡珪干上了老本行,出任盐警处长。利用这个机会,他起草了《告全国盐务税警官兵书》,秘密通电全国,促使浙江盐警一万多人投诚,导致各地盐警纷纷反水,接受解放军的改编。曾锡珪因此受到特务怀疑,被监视居住。他辞去公职,在上海江苏路赋闲,没事就把玩那枚宝贝勋章。

四九年,曾锡珪受陈嘉庚之邀,到新加坡南洋大学任历史系教授、历史地理系主任。后辗转于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之间,终身从事教育。那枚勋章虽说留在国内,但碰上史无前例的文革,命运可想而知。抄家时,小将们觉得这玩意不错,顺手牵羊了。

一九八六年,曾家人忽生奇想,给美国总统里根写了一封信,要求补发勋章。这种事是没有先例的,在咱们中国,那得开几次会碰几次头,讨论讨论,研究研究,然后没了下文。美国人就是美国人,没那么繁琐,很快就给了个满意的答复。七月三十日,美国驻沪总领事馆举行了一次特殊的授勋仪式,将一枚“美国军团功勋勋章”和一册“功勋荣誉状”的复制品颁给了曾夫人何定方。

pdf放大链接1 (如果pdf文件不能正常显示,请点击此处备用链接,或使用360极速模式、谷歌、Edge等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