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田寿夫万里来鄂感恩

张至贵

 

1987年4月22日上午,一辆小旅游车,来到了仙桃市杜台村郭梅生的家门口。从小车里走出来12个陌生人,其中有武汉旅游社的同志、司机和一名中国女翻译,其余则是日本朋友。

翻译说:“日本朋友砂田寿夫是专程来看望郭梅生一家人的!”郭梅生的儿子郭自梁闻讯,急忙从家里跑出来迎接日本朋友。

翻译向砂田寿夫介绍说:“这是郭梅生的儿子郭自梁,郭梅生今天不在家,他到仙桃市城区做生意去了。”

这时,砂田寿夫一手握着郭自梁的手,一手竖起大拇指学着中国话说:“你祖父郭德南、你父亲郭梅生,良心大大的好!”于是,砂田寿夫走进了郭梅生的楼房里,他非常高兴地把从日本带来的五个包包,恭恭敬敬地送给了郭自梁。这五个包包上分别写有汉文:“郭梅生先生收、郭海斌先生收,郭运海先生收、郭清芝女士收、郭自全女士收。”这些人名是郭梅生的弟弟、妹妹、女儿。这五个包内装着送的礼物,因郭自梁当年还未出世,砂田寿夫在日本没给他带来礼物,他就临时从口袋里掏出些外汇券送给了郭自梁。霎时间,屋内屋外人声鼎沸。

郭德南老人对砂田寿夫等日俘的恩德,砂田寿夫终身难忘,但郭德南老人1952年早已病故,砂田寿夫这次来一定要会见恩人的儿子、他的同年——郭梅生,砂田寿夫一行随即离开郭家,前往仙桃城区找郭梅生,在仙桃市城区月亮湾的一条小巷马路旁,找到了正在那里摆摊卖塑料袋的郭梅生老人,砂田寿夫一见郭梅生,就大步上前拥抱,并十分亲切地用他原来学会的几句中国话,对郭梅生说:“你还认识我吧?那年过春节(指1946年),我在你家干杯!干杯!”郭梅生回答说:“认识、认识。”说着说着,砂田寿夫拿起照相机给郭梅生老人照了相,他又与郭梅生老人手挽手、肩并肩,笑逐颜开地叫他的同事给他与郭梅生拍了合影。临别时,郭梅生父子在仙桃市工艺大楼选购了沙湖贝雕“双猫图”玻璃横匾,赠给了砂田寿夫,砂田寿夫十分乐意地接受了纪念品。翻译说:“砂田寿夫说,他以后还要来看望你们全家。”

事情的原由是这样的:1945年日军投降时,当年有七千多名日俘,分散住在仙桃附近待遣,当时25岁的日本上等兵砂田寿夫等4名日本兵,安排在郭德南家住了8个月之久,次年4月才遣送日本。那时郭梅生的父亲郭德南认识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中国人民恨之入骨,但砂田寿夫等日本士兵多数是被迫服役的,而且又是放下武器的投降之士,应施以革命的人道主义。因此,郭德南全家人对砂田寿夫等4名日俘,不仅不虐待,而且还把一个厨房让出来给日俘住,有时还给些菜和饭,1946年过春节时,还请他们吃肉、鱼、鸡等,并给酒他们喝……。

砂田寿夫现已年近七旬,是日本旅游协会的一位负责人。几十年中,念念不忘郭德南一家人的恩情。中日建交后,他曾多次打听都未得到郭德南家里的可靠消息,后来他从中国在日本的留学生中,打听到贺平是仙桃人,他喜出望外地热情招待了这位留日的中国学生,委托这个学生到郭家慰问。后来,他又通过武汉旅游社的帮助,给郭梅生寄来了第一封信,信中有他的近照和当年草画的杜台村的地图。今年3月他给郭梅生寄来信,预告4月下旬要来看望他全家。

pdf放大链接1 (如果pdf文件不能正常显示,请点击此处备用链接,或使用360极速模式、谷歌、Edge等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