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第五师胡家台痛击日军

 

1941年12月,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太平洋战争。由于兵力不足,武汉周围的日军据点守备力量减弱。以李先念为师长的新四军第五师审时度势,积极捕捉战机,决定进一步作战略展开,进行以战略包围武汉为目的的对日攻势作战,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侏儒山战役。

侏儒山战役自1941年12月7日开始,至1942年2月4日结束,历时60天,对敌伪作战14次,全歼伪定国军第一师汪步青部5000余人,击溃伪第二师李太平部1000余人,俘获伪军950余人,歼灭日军200余人,取得了重大的战略胜利。著名的胡家台战斗,则是这次战役的收官之战,为整个战役的胜利画了圆满的句号。

胡家台位于沔阳县(今仙桃市)东南,是西流河所辖的一个滨湖小村,当时有50余户,200余人。小村座落于西流河北堤上,南临河、北倚沟,东西两头皆为空堤,易守难攻。村中间有三栋比较坚固的瓦房,其余大多为草房。

伪汪步青部被歼灭后,参战的新四军五师十三旅在旅长周志坚率领下,于1942年2月2日驻扎于西流河晏家台。当天,仙桃日军一个中队和伪军一股在敌猷坂田大佐率领下一路东犯,傍晚窜至距晏家台仅8华里的胡家台,见此处地势可凭,遂决定宿营于此。日寇气焰嚣张,将指挥部设于三间瓦房内,沿村抢掠,搅得小村鸡犬不宁。我十三旅侦知此情况后,周志坚旅长同政委方正平、副旅长黄霖研究决定,连夜突袭此敌。

旅长周志坚率部顶风冒雪,连夜奔袭,晚八时多赶到胡家台。周旅长亲率38团一连和重机枪连从大堤东南压向鬼子,黄霖率37团五连和38团九连从大堤西北包抄敌人。两路同时行动,在浓重的夜色掩护下,四个连队将日军中队团团围住,而日军尚未发觉。

晚九时,我军突然四面开火,日军晕头转向,第一波即被消灭100余人,残敌且战且退,逐步向其指挥部龟缩。我军乘胜冲锋,将敌压缩到其指挥部。龟缩于瓦房内的残敌在门口架机枪,在墙上掏枪眼,凭借精良武器负隅顽抗;同时架设天线,与外部日军联系。我军连夜组织10多次冲锋,打死一批敌人,但由于缺乏重武器,无法攻下敌指挥部。黄霖副旅长派人在火力掩护下搭人梯爬上北屋房顶,揭开瓦片朝屋内扔手弹,炸死日寇几十人,但日寇亦爬上南屋房顶,用机枪逼退我房上战士,并居高临下四处扫射,战斗呈胶着状态。

三日早晨,驻沙湖日军前来增援,被我15旅44团击退于余家场。上午,37团九连组成5人敢死队,在队长熊森烈带领下勇闯敌阵,杀入敌指挥部大门,与敌展开肉搏,歼敌20余人。熊森烈勇猛异常,连杀日寇多人,身负重伤仍奋力拼杀。但后续突击队受阻,敢死队全部壮烈牺牲。当日中午,三架敌机从武汉方向飞临胡家台上空,向困守之敌空投食品、饮水,但在我军火力压制下,残敌不敢出屋,所投之物尽为我军所得。下午,残敌极度缺水,遂强逼民夫王柏青突阵取水。王临出门,突然夺取敌守门机枪一挺。

三日夜晚,胡家台胡姓族长向旅长周志坚献火攻之计,并代表全体村民表示,愿牺牲所有家产,助我军消灭顽敌。于是周旅长命令火力掩护,派战士搬运柴草,堆积于瓦房四周,灌上燃油,一起点燃。顿时,胡家台火海一片,烈焰冲天,残敌鬼哭狼嚎,最后只剩10余人。胡家台50余户的房屋,亦全部烧毁。

四日早晨,驻汉川日军在飞机掩护下倾巢扑来。得报后,我军于是主动撤出战斗。此战歼灭日寇200余人,为江汉平原抗战中最具影响之战。至此,历时两个月的侏儒山战役胜利结束。

胡家台战斗胜利的消息传出,举国振奋。蒋介石闻讯,亲自下令重庆中央电台连续两天向全世界播送胜利消息。全国人民更是群情高涨,纷纷致信致电、写诗填词表示祝贺,将这场胜仗称为“小平型关大捷”。这场大战的结局,令日本朝野震惊。汉口日本派遣军第十一军司令阿南维几中将恼羞万分,竟欲切腹自杀。日军内部,从此称胡家台为“老虎台”,谈之色变。

新中国建立后,各级领导对胡家台这个为中华民族抵御外侮作出了杰出贡献的湖滨小村,给予了特殊的关怀。新四军老战士、原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省新研会前任会长王群同志,亲自为胡家台建设奔走呼吁;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主席,省新研会现任会长王生铁同志,亲自视察胡家台战斗遗址的建设情况,与仙桃市委、市政府一道确定,将这处遗址作为沔东开发的重要建设内容。仙桃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多次听取胡家台建设情况的汇报,视察建设现场。市老促会等部门时刻关心着胡家台建设,多次为遗址开发筹措资金。西流河镇党委、政府更是全力以赴,先后投入100多万元,使胡家台战斗遗址开发建设有了突破性进展。烈士墓园庄严肃穆,烈士纪念碑和纪念广场大气磅礴,资料陈列室和影音映播室再现当年英雄壮举。

pdf放大链接1 (如果pdf文件不能正常显示,请点击此处备用链接,或使用360极速模式、谷歌、Edge等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