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劲哉旧部旅长侯若愚与我的书信往来

汪烈九

 

辣牛肉西凤酒犒军

汪先生:

我于民国二十年、二十一年、二十四年……连续数次随军进驻西安,尽管该城文化古迹缤纷,目不暇接,唯钟鼓楼清真馆烹制的羊肉泡馍与辣牛肉佐西凤烈酒,印象最深,那是一种西北饮食文化的绝佳代表。酒足菜饱,周身热腾,飘飘然真有一种神仙不如我也之感。

就是二十四年(1935),东北军、西北军由张学良、杨虎城二将军分任剿共正副总指挥,奉南京令准备进攻延安。记得是一个初冬之夜,得通知开连以上军官会,我为连长,自然参加,会上,王劲哉旅长传达剿共注意事项,令下属回营盘后作好近期开拔准备。

哪知二日拂晓,军号声声,校场集合,遍地重霜,冷得个个官兵打颤。大伙等待军长讲话发令,耳边听到的却是:王曲停着大卡车,车上全是辣牛肉,西凤酒,请各班按向例备盆领取。原来是特务长下达早餐的通知。通知毕,再加一句:“这是王旅长送给弟兄们的加餐早餐!”纵队官兵,一片喝彩声。

大家席地而坐,个个兴奋解颐,脱帽挽袖吃辣牛肉,喝西凤酒,忘却冬晨的严寒,甚至忘却了即将开拔的军旅之苦,现出了薰薰然,飘飘然的洋洋喜气。

此情此景,就像发生在昨天。掐指一算,已过去五十多个春秋矣!

食毕天亮,全体官兵恭聆总指挥长张学良将军誓师训话。我旅任右翼军先头部队,我团为先锋,士气如虹,皆因辣牛肉,西凤酒的功力。部队经耀县、洛川、宜郡、麟县……抵达延安近郊。从此与共军对垒,不知怎么,两军未曾发生大的争战,直至民国二十六年(1937)元月,即举世皆惊的“双十二”发生后,始返西安,劲公此种大手笔以全军全国闻名的辣牛肉西凤酒犒军的特殊举措,公认为是奇谋异想。此种带兵之法,鼓舞士气,应视为战术高招……

愿君吉祥!

侯若愚  加州圣荷西   1987.12.2

 

侯先生:

短短的七百字写出了东北军、西北军联合进剿延安前的一些军情。我恭告先生,大札中提出:“从此与共军对垒,不知怎么,两军未曾发生大的争战……”这是因为张扬二将军已接受共产党联合抗日一致对外的主张所致;还应敬告的是,贵旅与共军一二九师徐向前部“对垒”,不仅未曾发生战斗,而且在贵旅中成立了合作社,在电讯器材、医药、被服……方面给共产党军队不少支持。更有趣的是,王劲哉将军率部脱离西北军归于刘峙后,被改编,番号为一二八师。这真是历史的巧合哟——一二八师与一二九师,本不该为敌,应该是亲如手足的兄弟部队嘛。果然,后来的历史证明,两支国共两党各自领导的部队,在抗日战争史上,写出了威武雄壮的一页,万古流芳。敬祝 先生 

阖府安康,新年大吉!          

汪烈九  1987.12.27

一二八师训词

 

汪先生:

复函捧诵,钦佩你们对史料的熟悉。

确实,1938年的春季改编,着实使劲公大忙了一阵,部队升格后,全师甫定。然而统帅部用意明显,系要劲公充任抗战前锋,以保正规军之实力。回首往事,气忿难平。

关于一二八师训词,我至今记忆犹新:

1、重良心2、尚道德3、明大义4、尽职守5、爱团体6、信命令7、知待遇8、要效忠9、亲人民10、卫国家。标语、口号:抗战能生弗则死!穷死不当汉奸,饿死不当伪军!当了伪军的人,儿子、女儿不能在人前说话。当了汉奸的人,亲友都遭人唾骂!吃饭不做事的人,是国家的罪人!贪赃枉法的官,是人民的敌人!……

这些训词,口号颁示军民,朝夕诵读,以启发军民爱国思想,也是修身、齐国的精神教育,在江汉平原广为流传。

我身为营长、副团长,在奉诵训词时,是以孙总理“天下为公”来联想“爱团体”这一条的。我认为这条是否小气,不够高大?也只能深藏不露。当民国三十二年春,我师抗战失败时,目睹全师3万官兵流离失所,失去团体时的惨状时,方知“团体”的重要。常见大陆报行中,有“窝里斗”一词。这怕是不爱团体、团结的一种吧?我公将“爱团体”一条加以说明,是想供同胞清醒头脑。

好,就写到这儿了。眼疾常发,怕是要停笔就医了。下回想写《设被服厂》。顺说大安!

侯若愚  圣荷西  1988.5.1

 

 

严惩奸商安民心

汪先生:

你说的对,劲公对部队,对民众,都喜宣传,宣传抗日意义,抗战主张,藉以发动民众支持抗战。被服厂,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设置,实在不易,这里有深刻的道理。

一二八师官兵服装,曾由中央制发。自进驻汉沔,一切补给切断,个中原因,很难说清。

民国二十八年(1939)我军驻扎仙桃时,劲公决策就地招商承包制服。记得经理(掌握后勤的军官)将成捆染绿的细布支付承包商时,劲公亲自对商人讲话:“抗战已进入第三年,一切供给严重匮乏。但今日招商承包,按件计资,不少诸位分子。不过有言在先,须注重质量,千万不可掉以轻心!战士抗日,流血牺牲,若穿的衣服断线,系的弹袋裂口,如何作战?那不是给东洋鬼子帮忙,当了间接汉奸吗?”

众商点头唯唯。

可是,仙桃镇上竟有一裁缝,利令智昏,赶活路计数不论质,使弹袋裂口,劲公获知后,召开大会,宣布裁缝罪行,当场枪决。

我认为这不是小题大做,日本人的服装怎么不断线不裂口,连颗纽扣也不容易掉下?人家务实,才强了国家的嘛?死者不该有怨,怨他自己不曾听进劲公忠告。

眼睛时好时坏,勉强写了这点,时间拖得太久,祈谅。下次打算写“不纳细言”。

瑾颂秋安! 

侯若愚   1988.12.5

 

侯先生:

许久未通讯音,十分记惦,今见大扎喜甚。谈到“……一切补给切断”,“个中原因……”,不难说清。

曾有吴先铭(抗战时《动员周刊》主编)先生于七十年代末著文:《回忆慰劳王劲哉师长》。文中援引王师长在欢迎重庆慰劳团团长金巨堂一段话,现照录:“……我师3万,守土抗战,不见中央有一枪一弹之接济,一兵一卒之补充,食不果腹,衣不遮体,令人寒心!伤心!痛心!蒋委员长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天下宁有理?委员长若要我左右开弓:既打日寇,又打共党,凭的什么?我王劲哉抱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还人之决心……!”

很明显,王师长口中的“人”是指重庆势力。一二八师是在这样情形下自办军需,被服的。至于那位仙桃裁缝,据先生提示,现已查知。裁缝吴和尚与一二八师军需高登九签约生产千顶军帽,千副弹袋。军帽经检验合格,唯弹袋在下发后,士兵佩戴时漏了子弹。王师长见之,追查责任,一看号码,得知乃吴和尚产品。于是召开镇上所有裁缝参加的大会,吴和尚亲友知情形严重,请出德高望重绅士向师长说情。师长答应:“只要吴和尚‘逮’下日本军服一课纽扣即可免刑。”吴和尚大喜,将一件日本军服紧握手中,拼尽全力,竟‘逮’不下一课纽扣。王师长据此慷慨陈词:“看,日人一件旧衣上的纽扣,我们‘逮’不下;而我们新制的弹袋,不撕自裂。日本人精明,对军用品不敢苟有马虎!因而强国。吴裁缝藐视我师训诫,杀无赦!”

王师长杀吴裁缝的事,至今仍在传讲,并被许多企业家引为美谈,用以作为治厂的教材。这是劲哉先生始料未及的吧?此为复,敬颂春安!  

汪烈九拜   1989年元旦

 

 

不纳细言杀亲侄

汪先生:

往事已矣,一经指拨,恍然大悟。杀裁缝为的是干活不保质量;劲公对进谗言者,好比眼中容不得沙粒,深恶痛绝。

劲公侄子王子久为副官,随军多年。然王子久自恃特殊,常往返师长公馆,大模大样,故遭师长警卫连长训诫,王子久怀恨在心,几次向公进言:“连长心怀叵测,图谋不轨。”公细观察,不信。一天,公召来侄子、警卫连长、自己的太太,及一名忠实的警卫员,四人对八面,来一场当堂对质。谎言自败,公宣布侄子王子久历次进言属诬陷。王子久知情节严重,忙跪身求饶,公回答:“我若留住你这个冲担(两头铁尖的农具)鬼,必会‘捣’乱一二八师。留下何益?”于是当即枪决。

惩治进谗言者,军可兴,国可兴。不知以为然否?

下次我将写禁大烟。颂笔安! 

侯若愚  圣荷西  1989.5.3

 

 

颁令死刑禁大烟

汪先生:

鸦片烟,又名芙蓉膏,还叫烟土、黑货,俗称大烟,有别于香烟。抗战前,官员庶民多染此癖,国民政府屡禁不止。官员吸此,乐而不疲,精力消耗,怠忽职守,庶民为此倾家荡产,男盗女娼,屡见不鲜。

劲公有鉴及此,决心禁烟。然我师发展较快,分子复杂,军中不仅有下级士官瘾君子,高级军官中,亦不乏烟民。劲公下文宣布:吸毒者一经发现,不论职位大小,一律处死刑,令出发随,接连杀掉了一个大烟团长、大烟营长、连长共7人。烟民们无不大骇,未被发现者,当即自戒,当然非一般痛楚可言,但总比掉脑袋强过千倍。

然而,劲公竟接到举报材料:人民指导处处长、劲公之老师刘汉文染癖。劲公毫不犹豫,亲给老师敬酒后杀掉。

奇怪的是屡立战功的程权五旅长也是瘾君子,劲公获情后,经过深思熟虑,请了旅长对弈,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留饭后再战汉河楚界。程旅长饶不住时,几次告退,劲公坚挽。至下午,程旅长眼泪纵横,鼻涕泗流,一把跪倒尘埃,口称“甘愿领死!”

劲公叫来卫士,命令不仅将程旅长下狱,连同程妻,一并打入地牢。劲公认为,若将程关押,其妻必设法递入大烟,故扣其妻以断烟源。地牢加固加锁,派劲公警卫连环看守,每日供大米饭三餐,加鱼加肉,不准任何人以任何理由探视,由是程氏夫妇被关押数月始获释,并官复原职。程旅长戒烟后,经过一个时期恢复,身体大大强于原先,对劲公感恩不已。

这是劲公唯一因吸食鸦片只关不杀的独特事例。

恭祝福体康泰,阖家吉祥!

侯若愚  1989年岁暮

 

 

兴烈士陵园与送还日尸

汪先生:

民国二十八年(1939),一二八师由仙桃撤至锋口。劲公对抗日阵亡的官兵,决定辟墓葬之地,以慰忠魂,教育后来。于是派出师部两名处长勘察墓基峰口镇郊,面积5000平方公尺,随即设计,一为灵堂,一为墓地。灵堂建筑颇有气势,庄严肃穆;墓园分官兵编号,一字摆开,象征军人铁的纪律。陵园竣工后,有多幅楹联、匾额,由我与汝方舞书写。时隔久远,实难忆及。惜甚!

在安葬我方忠骨的同时,劲公作出决定:“兵凶战危,双方均有伤亡。应本着人道主义,一方面不虐待俘虏,将有价值的虏获者送上级(老河口五战区),另一方面将日方伤俘及日军尸体归还敌营。此举会令敌方官兵产生兔死狐悲之感,瓦解其斗志,不无裨益,更重要的是展示我军的宽大仁慈,令其反思!”

劲公高明奇异的决断与实行,德被袍泽,兼及己身——日方对中方也采取了相同办法。战后日本高级将领阿布说:“一二八师送还我军伤俘及战死者尸体,使我动容,故下令对中俘亦不伤害之政策。”

看来,善恶报应,似有循环。不亲临其境,不亲躬其事,怎能体验得出此中三味?

眼疾又发,渐趋严重。奈何!我还有多少关于劲公的事要写啊?即便双目失明,我得摸索将劲公给我做媒这一情节,终实写出。

顺祝体健、笔健!   

侯若愚  圣荷西   1990.5.2

 

 

劲公为我作媒人

汪先生:

……关于劲公为我作大媒,因眼疾,字迹也许太潦草,敬请细辨了。

民国三十年(1941)我升为旅长,劲公示意沔城乡绅李竹馨老先生为我提“红”,李先生很快为我介绍沔城小姐金少玉,时经数月,尚无文定消息。因此,李老先生无法向劲公复命,忽有一日,劲公电话召我去师部,先询问了一番防务、敌情,随之半笑着说:“我给你做媒吧。有个陕西老友近日来信,说他独女年已及笄,托我在师中觅得对象,你觉得可以,我请友人先寄来照片看看如何?”我感到事发突然,便急中生智,旋即想出对策。因为劲公做媒,乃一片至诚,但他又是出言九鼎的人,若相片寄到,我不满意怎么办?一旦导致误会,后果一定不佳,于是以实相对:“师长曾托李竹馨先生说媒,那么金小姐已与我对象,如之何呢?”劲公这才松下一口气来:“哦?那有把握?”我说:“承蒙师长美意了。”

我将上述情形赶紧告知李老先生,这一来数月搁置的事,因劲公的“再媒”起了催化作用,金小姐家回信定下这门亲事。

可是,好事多磨,本拟我与金小姐于1943年春节后结婚,但天违人愿,是年春节期间,由于内奸出卖一二八师,遭日军10万武装的进攻,激战一月,全师覆没,劲公与我同时被俘于汉口,直至民国三十三年,金小姐由家长护送下汉,我俩才得以于牢笼中成婚。

此奇缘也。

婚后第二年,抗战胜利,我亦出狱。

我妻金少玉有相夫之命,使我遇事逢凶化吉,化险为夷,诸事顺遂,以迄如今,希到永远,感谢上苍福佑,感谢劲公美意。

汪先生,写至此,暂告一段落,因眼疾日沉,需再进医院治疗矣。若有缘,眼疾愈后再续下函,请让我,在遥远的异邦,祝福先生事业有成,近三年的通信能补入《抗日战争中的王劲哉》一书。

谢谢!  

侯若愚  圣荷西  1990盛夏

 

作者:汪烈九,仙桃人,曾任仙桃市政协文史委主任,1995年已退休

侯若愚,国民革命军陆军一二八师旅长

pdf放大链接1 (如果pdf文件不能正常显示,请点击此处备用链接,或使用360极速模式、谷歌、Edge等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