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苗与尧舜禹的斗争

 

尧舜禹与三苗之战共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尧与三苗战。

三苗在尧时早已立国。尧时,尧以天下让舜,三苗与尧同为羌人,反对把权力让给东夷族的舜,“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尧发兵征讨,战于丹水之浦。(《吕氏春秋·召类》曰:“尧战于丹水之浦。”)尧曾封子丹朱于丹水,“有丹山,此山出丹朱也。”是丹朱为封地,以封地而名“丹朱”。这一带后来的姬姓国有隋、唐、曾、巴以及熊姓的罗国(后迁岳阳)。丹水流域,即河南西南部和河南浙川西、湖北交界的地方。三苗被打败后,首领驩兜被流放到崇山(“放驩兜于崇山,以变南蛮”),“驩兜”是三苗一支的名称和该支首领的名称,据说就是尧的太子丹,此说恐怕不当。丹朱可能是驩兜失败后由尧封在此的。后来尧禅让给舜,太子丹才与驩兜部联合起来,于是太子丹成为与禹大战时驩兜部落联盟的新领袖。《山海经·大荒北经》:“西北海外有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颛顼生驩头,驩头生苗民。苗民厘姓,食肉。” 《史记·五帝本纪》:“昔帝鸿氏有不才子……浑沌。贾逵注:帝鸿黄帝,其苗裔驩兜也。”看来驩兜是黄帝的后裔,厘姓。 

三苗部分人众被流放到西北的三危山(“窜三苗于三危” 《史记·五帝本纪》)。一般认为三危是地名,即现在的甘肃敦煌一带。 

崇山在今湖南大庸市西南,此地属武陵山区,行政建置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苗族简史》说,湘西苗族五大姓之一的石姓,与驩兜有亲缘关系。石姓有大小之分,大石姓在苗语中被称为“驩兜”,泸溪、花垣有驩兜墓、驩庙。万历《慈利县志》卷十二:“驩兜墓在崇山,舜放驩兜于此,后遂葬于山下。”即放逐于湘西的山区。驩兜(丹朱)族远达越南中部和广西南部。 

 

第二阶段:舜伐三苗与分北三苗。 

相传上古时帝尧因儿子丹朱行为不检,故而把帝位禅让给舜。所谓尧禅让,根据史书及考古发现,实际是舜软禁了尧,《汲冢竹书》说:“舜篡尧位,立丹朱城,俄又夺之。”《竹书纪年》说:“舜囚尧,复偃丹朱,使不与父相见。” 《骆史·发挥》引《纪年》:“尧末德衰,为舜所囚。” 舜夺取尧的职位后。三苗与华夏集团的冲突进入了第二阶段。

据史书记载,舜为了使三苗臣服,一面发展生产,巩固联盟内部团结,采取了文教感化和武力征服相结合的政策,一面进一步采用分化、瓦解的策略,即“分北三苗”。 《尚书·舜典》:“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庶绩咸熙,分北三苗。”《史记·五帝本纪》同。王肃云:“三苗之民有赦宥者,复不从化,不令相从,分北流之。” 郑玄曰:“流四凶者卿为伯子,大夫为男,降其位耳。犹为国君,故为三苗为西裔诸侯。犹为恶,乃复分北流之,谓分北之西裔三苗也。” 分北三苗的“北”字,可作“甄别”解,又作“背,留善恶去。”意思是舜命官员对三苗进行考绩,针对其君臣表现实行所谓“五流三居”的分散瓦解政策。 被“五流者”为“暗”:愚昧、糊涂、凶顽、复不从化。于是,三苗之中的大部又面临舜的军事挤压而被迫离开三危,向东南,渡西汉水,翻过终年积雪叠山以东的西秦岭(今徽(县)、成(县)盆地),再渡过嘉陵江上游而进入汉水流域。

而那些未随大部迁徙的“三居”者,则与当地羌人融合,演化成了中国古代的“羌”。古史称“西羌之本,出自三苗”。

《帝王世纪》:“有苗氏负固不服,舜乃修文教三年,执干戚而舞之,有苗请服。”
《韩非子·五蠹》:“当舜之时,有苗不服,禹将伐之,舜曰不可,上德不厚而行武,非道也。乃修教三年,执干戚舞,有苗乃服。” 其实,“执干戚而舞之”,是以强大的武力作后盾,“三苗乃服” 。

《吕氏春秋·上德》:“三苗不服,禹请攻之,舜曰以德可也。行德三年而三苗服。”

《苟子·赋篇》:“干戈不用三苗服。”

《说宛·君道》:“当舜之时,有苗氏不服。……禹欲伐之,舜不许日:谕教犹未竭也。乃谕教焉,而有苗氏请服。天下闻之,皆非禹之义而归舜之德。”(参见侯哲安:《三苗考》,载《贵州民族研究》1979年第1期)

《左传·昭公元年》:“虞有三苗……诸侯遂进,狎主齐盟。” 

可见,在虞舜时代,舜采取感化和分化两手,分北三苗,这一阶段三苗与华夏联盟虽曾一度妥协,但三苗仍较强大,始终是华夏集团强有力的竞争者。 

 

第三阶段:禹伐三苗,给三苗以摧毁性打击。 

两大集团决定性的一仗是禹伐三苗,禹与三苗进行了一场历时七十天的大战。 

禹继位后,三苗仍为心腹之患,禹对三苗又进行了大规模的征讨,这是双方战争的第三阶段。禹征讨的主要理由是: 

《竹书纪年》:“有苗负固不服。”《尚书·益稷》:“苗顽弗即工。”按:工与贡古通,即三苗之民反抗剥削,不给舜禹进贡。禹在誓师动员时说:“三苗不敬鬼神,滥用刑罚,违背天意作乱,上天现在号令我们要对它进行讨伐。”《墨子·兼爱篇》载有禹出师伐三苗的誓言,其词曰:“济济有众,咸听朕命,蠢兹有苗,昏迷不恭,侮慢自贡,反道败德,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弃不保,天降之咎。”这里列举了三苗的“罪状”,作为对其征伐的理由。这些罪状内容空洞,不过是借口而已。 

概括起来大约是不恭(不尊王),不贡(不进贡),败德(不用君子用小人)。 

禹同三苗的战争进行得相当激烈残酷,是消灭种族的战争,其结果是三苗国被灭,社会生产力遭到重大摧残。 

当时,三苗地区发生大地震,禹乘机发动大规模进攻。交战开始,战斗十分激烈,互有胜负。突然,战场雷电交加,三苗领袖不幸被箭射中,苗师大乱,溃不成军。《墨子·非攻下》云:“昔者三苗大乱,天命殛之,日妖宵出,雨血三朝.龙生于庙,犬哭于市,夏有冰,地圻及泉,五谷变化,民乃大振,高阳乃命玄宫,禹亲把天之瑞令以征有苗,四电诱祗。有神人面鸟身,若瑾以待,镱矢有苗之祥,苗师大乱,后乃遂几。”这段话前面说的是天变(天崩地坼的大地震),后面是说射中了苗师首领,苗师大败,从此三苗一蹶不振。

《古本竹书纪年》云:“三苗将亡,天雨血,夏有冰,地圻及泉,青龙生于庙,日夜出,昼日不出。” 《随巢子》云:“昔三苗之乱,龙生于庙,犬哭于市。” 《论衡》云:“三苗之亡,五谷变种,鬼哭于郊。” 西汉竹简<<六韬>>:"有苗日蚀月断,三日不解","有苗三日不见日"。三苗大乱,天灾降临。战前已充满了可怖的气氛,自然怪异,灾变频繁,百姓惊恐。这种灾害很可能是真的发生了。夜里出太阳,当然不会是太阳,而是发生了外来天体撞击地球的大爆炸。爆炸之时,亮光照如白昼。而后灰尘遮天蔽日,三天不见日是可能发生的。 

以上都是形容三苗地区的天灾人祸以及战事的残酷,杀戮惨极,血流满地,几无人烟,故龙(蛇)出于旷野,犬哭于市郊。(参见侯哲安:《三苗考》,载《贵州民族研究》1979年第1期。) 

巴基斯坦的摩亨佐达罗遗址,5000年前有过辉煌的印度河文明,那种高度的文明程度足使今人大吃一惊。后来。这个文明毁灭了。考古发掘证实,当地曾发生过多次猛烈爆炸。时间正与三苗大乱同时。看来天灾的中心在印度,三苗地区受到严重影响,天灾很不利于三苗对禹的战争,因此三苗以惨败告终。 

战争结束以后,三苗作为国家的刍型已不复存在了,但作为民族的刍型则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今本竹书纪年》云:“三十五年,帝命夏后征有苗,有苗氏来朝。”《墨子·非攻下》云:“后乃遂几。”几是衰亡的意思。由此可见江汉地区的三苗被禹打败以后,只有一部分留在江汉地区,逐渐融化在后来的蛮人之内。而大部分向西南逃避的,仍保持“三苗”作为民族刍型的一些特征,发展成为后来的苗、瑶、畲等民族。还有一部分变为奴隶,这部分后来则发生异化,逐渐融合于华夏族,成为汉族来源的一部分。 

《中国古代及中世纪史地图》上,朝着南方迁徙的有苗氏出现在公元前11-前8世纪的西周王国的地图上,以“矛”的部落形式被标定在岷江及嘉陵江之间的长江以南广大区域,即今川南、黔北一带,已有两千八百年的历史。 

留居在河南济源的一支苗人,建立苗国,即《左传》襄公26年的苗(河南黄河以北,济源以西,后来成为春秋晋国芈姓苗贲皇的采邑)。后裔有以族为氏的,遂为三苗氏,《路史》中三苗作三鱙(miáo)。

pdf放大链接1 (如果pdf文件不能正常显示,请点击此处备用链接,或使用360极速模式、谷歌、Edge等浏览器)